用戶名: 密碼:
改革開放
當前位置:中國改革 > 對外開放 > 研究報告

報告:歐盟遭遇深度衰退,復蘇充滿不確定性

作者:  時間:2020-05-09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以及相應采取的必要封城(國)措施極大地擾亂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和經濟運行。全球需求、供應鏈、勞動力供應、工業產出、商品價格以及外貿和資本流動受到了全面沖擊。新冠疫情打擊了正處于溫和軌道、仍易受新沖擊影響的歐洲經濟。今年年初歐洲制造業和外貿剛剛顯示出觸底反彈的跡象,而新冠疫情的到來扼殺了這剛剛萌生出的歐洲經濟走出低谷的希望。鑒于這場前所未有的全球性沖擊的嚴重程度,歐盟已進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實時數據顯示,在過去幾周中,歐洲的經濟活動以超乎尋常的速度下降,這歸咎于大多數成員國在3月中旬為應對疫情而采取的封城(國)措施使經濟陷入休克狀態。據此預計2020年上半年的經濟產出將崩潰,大部分經濟收縮會發生在第二季度。預計此后經濟將出現好轉,前提是(i)防疫措施會逐步取消,(ii)在放松這些措施之后,疫情仍將得到控制,并且(iii)成員國和歐盟采取的史無前例的貨幣和財政措施能夠有效緩解危機帶來的直接經濟影響并有效限制對經濟體造成的永久性損害。 

  根據這些良性假設,預計歐盟今年的GDP將收縮約7?%,遠高于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水平,2021年歐盟GDP預計將反彈超過6%。然而,這樣的反彈將使歐洲經濟在此預測周期末比秋季預測的經濟產出水平下降約3%。預計投資規模也同樣會比秋季預測的數字低約7%。明年,歐盟的就業人數將平均比2019年減少約1%。較低的就業和投資水平會減少潛在產出,而就業、收入和銷售領域達到歷史新高的不確定性也將在一定時期內推遲需求。這意味著經濟恢復只會平緩進行(呈“U形”)。疫情的不確定性仍然巨大,而且與支持該預測的基線情景分析不同的假設也會導致迥異的結果。

此次新冠疫情危機是一次波及所有成員國的對稱性沖擊。成員國間牢固的經濟聯系正在加劇總體供需沖擊。所有國家完全復蘇幾乎無望,同時危機的影響和成員國擺脫危機的方式將出現不平衡。各國的恢復程度將不僅取決于疫情的嚴重程度和防疫措施的嚴格程度,還取決于各國特定的經濟風險暴露和初始條件,及其政策空間所允許的可自由支配的應對政策。由于成員國間很強的相互依存性,某一國家不徹底的復蘇將波及到其他所有國家,并阻礙世界各地的經濟增長。
隨著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圍內肆虐,許多政府被迫采取極端的預防性公共衛生措施,以挽救生命并防止醫療衛生系統超出負荷。這些措施使經濟生活無法正常繼續,經濟大面積停擺,并破壞了年初呈現的全球經濟觸底反彈的態勢。這場危機還引發了石油和許多其他商品價格的崩盤和金融動蕩。這使得商品出口國以及持有以美元計價的高額債務的新興經濟體都深受其害。預計這三重沖擊的組合將使全球經濟在2020年上半年陷入嚴重衰退。然而,各主要經濟體采取了大規模的衛生和宏觀經濟政策措施來遏制疫情并限制其對全球經濟產生的負面影響,抑制全球經濟走向嚴重的暫時性衰退??傮w而言,今年全球GDP(除歐盟外)預計將萎縮約3%,比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下滑幅度更大。2021年預計將反彈5%,這意味著全球產出應恢復至2019年水平以上,但仍遠低于2019年秋季預測的水平。
發達經濟體和新興市場預計都將在今年陷入衰退,但各個國家和地區經濟活動的復蘇將是漸進的和不平衡的。對于歐盟外的大多數發達經濟體而言,這波反彈預計不足以使其產出在預測期結束之前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中國的增長動力預計會“正?;?,而拉丁美洲、中東和非洲的好轉勢頭則有限。而許多新興經濟體和低收入國家應對這種規模的健康危機的能力有限,其吸收宏觀經濟影響的政策空間也有限,其受到的經濟沖擊預計也更加持久,因為商品價格上漲和金融狀況收緊的低迷前景會進一步惡化。
在去年由于貿易政策不確定性上升而近乎陷入停滯之后,今年世界進口規模(除歐盟外)可能會下降10%以上,這是由于伴隨著今年上半年全球范圍采取的封鎖措施國際貿易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崩盤。假設這些措施將逐步取消并且全球需求得到恢復,那么貨物貿易預計將在下半年開始反彈;服務貿易,特別是旅游業的反彈速度則會相對緩慢。明年,預期非歐盟國家進口將增長約6?%,接近全球經濟活動的步伐。出現更大反彈的可能性不大,因為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不會減弱,全球大流行危機預計將對全球價值鏈造成一些永久性破壞。
新冠疫情的沖擊已席卷了全球金融市場,該病毒在中國以外的傳播導致3月份突然需要重新界定風險,同時避險天堂主權債券收益率下降。當新冠疫情出現嚴重影響歐洲大陸勢頭之時,歐洲風險較高的細分市場,例如股票和高收益公司債券,就受到了打擊。這導致了自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快的市場拋售,反映出經濟前景和盈利前景迅速而急劇的惡化,也反映了非金融企業(NFCs)面臨嚴重的流動性枯竭。在歐元區主權債券市場中,核心國家與外圍國家之間再次出現了差異,這表明投資者對債務可持續性的擔憂加劇,特別是在歐盟層面協調支持不足的情況下。
在全世界和歐盟區范圍都對危機做出了迅速有力的貨幣和財政政策應對,這些前所未有的措施遏制了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并減輕了流動性壓力。在歐盟,政策公告促進了金融市場的穩定,企業和主權債務的利差收窄,股票市場在4月出現了反彈行情,盡管市場的反應也得益于報道表明新冠疫情已在一些國家達到峰值。在歐元區,歐洲央行從3月中旬開始采取廣泛的貨幣和信貸政策措施。一個特定目標是確保流向非金融企業的(銀行)信貸流,以防止暫時的流動性短缺演變為償付危機。歐洲央行宣布的全球大流行緊急采購計劃(PEPP)旨在防止信貸市場碎片化和貨幣政策傳導受損。為應對這些流動性限制,歐盟成員國還實施了諸多流動性支持措施,例如對銀行貸款進行部分或全部擔保。這些流動性措施涉及歐盟GDP的22%,并由現有的歐盟預算工具進行補充,其提供的支持高達歐盟GDP的約4?%。
不僅在危機期間,而且在經濟復蘇時期,來自銀行業的貸款支持都是至關重要的。但是,銀行尤其容易受到經濟衰退的影響,因為可能面臨更多的借貸人違約,加之體現在資產負債表上的證券價格也受到了沖擊。自2月下旬以來,銀行股價表現不佳正反映了這種擔憂。但是,由于歐洲各銀行在過去十年中大大鞏固了其資本地位,因此它們應該具有足夠的彈性以承受大規模的經濟衰退??傮w而言,廣泛的政策措施被認為將在很大程度上有效地保護企業界今年免受破產的影響,并且隨著經濟復蘇的發展勢頭,明年的貸款流有望再次增長。 

  除了正在發揮穩定作用的政府消費和公共投資以外,所有需求組成部分都會遭遇疫情的重創。多年來一直作為歐洲經濟增長支柱的私人消費,今年預計將在歐盟區和歐元區收縮約9%。但是,這種急劇下降預計主要集中在本季度,因為缺乏消費機會會導致“強制儲蓄”。一旦取消遏制措施,預計個人消費將很快開始恢復。但是復蘇將是不全面的,因為在旅行和娛樂服務方面的支出將會滯后,這是由于影響這些活動的限制措施可能會持續更長的時間,并且為保護就業和工人收入而采取的財政措施只可能限制而不是阻止今年家庭購買力的下降。此外,就業和收入前景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導致封鎖結束后預防性儲蓄保持比危機前更高的水平。

商業投資可能會在今年遭受非常嚴重的兩位數打擊,因為許多企業,包括已經很脆弱的投資密集型汽車行業,正經歷著一系列逐漸增長的供需沖擊以及金融沖擊。面對未來銷售前景的不確定性加大,企業很可能會推遲甚至取消其投資計劃。此外,在封鎖期間缺乏收入可能會限制他們在短期內為投資項目籌集資金的能力,如果債務的增加觸發了去杠桿化的需求,那么這種情況甚至可能會持續地更長。預計經濟影響也將導致產能利用率急劇下降,減少與產能擴張相關聯的投資需求,并縮減資本存量升級的激勵措施。一旦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不利影響減弱,投資應從高度寬松的貨幣政策、降低的不確定性和一定的利潤恢復中得到支持。然而,歐元區和歐盟區投資預期反彈明年超過10%只能幫助收復部分失地。與2019年秋季預測的水平相比,預計歐盟的累計投資缺口相當于當前價格的近8500億歐元,占歐盟GDP的6%。
去年,歐元區出口商已經因國外需求疲軟而遭遇困難,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了貿易緊張局勢和加劇的貿易政策不確定性。自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來,人員、商品和服務自由流動的停滯導致外部需求產生了突然的、嚴重的和同步化的下降。由于歐元區在全球和歐盟內部價值鏈的參與度較高,歐元區預計將尤其受到影響。
因此,預計歐元區出口將在2020年下降約13%,隨后在2021年會有接近10%的不完全反彈。而由于外國需求的持續疲軟、生產和供應鏈的恢復可能出現的延遲,以及不確定性水平的不斷上升,出現更為強勁的復蘇的可能性不大。由于進口和出口預計將會并行,今年和明年凈出口對歐元區和歐盟GDP增長的貢獻應該相對較小。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及采取的必要的防疫措施帶來了嚴重的破壞,并徹底改變了歐洲勞動力市場的預期,而歐洲勞動力市場直到2020年初都處在擴張時期。已經實施的國家政策措施,例如工人的短期工作計劃、自雇人員的工資補貼以及公司的流動性措施,限制了抗疫期間的就業損失,并確保一旦放寬限制措施工作就可以得到順利恢復。假設這些措施是有效的,由于工作時間銳減,今年的就業下降預計將得到控制,特別是在人數方面。但是仍然存在產生一些持續的負面影響(滯后)的可能性,特別是對于那些工作不穩定、經常被首批裁退的工人,以及無法找到第一份工作的年輕人群。預計歐元區的失業率將從去年的7.5%——十多年來的最低水平,上升到今年的約9?%,2021年會出現下降,但仍會高于疫情前水平。預計整個歐盟的失業率上升幅度將有很大不同,這不僅取決于政策措施的規模和有效性,也取決于現有的脆弱性(例如,高份額的臨時合同)和不同行業的特性(例如旅游業)。
總體而言,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可能會對價格造成下行壓力,因為較低的需求量的影響將大于供應鏈中斷引發的價格上漲。歐元區3月份核心通貨膨脹率的下降已證明了這一點。能源價格的急劇下跌也拖住了主要的消費者價格協調指數通脹。經濟活動減弱使得企業從工資到價格的傳遞更加困難,加之不斷惡化的勞動力市場前景限制了未來的工資增長,并轉化為較低的國內價格壓力,這將對未來的核心通脹造成壓力。結合油價大幅下跌的假設,今年歐元區消費者價格協調指數通脹的預期已大幅下調至0.2%。預計到2021年這一數字將增加到1.1%,很大程度上受能源價格的積極基數效應的影響。
歐元區和歐盟區今年的總體政府赤字總額預計將從2019年的GDP占比0.6%激增至GDP占比8?%。這一大幅增長主要反映了自動穩定器的作用和可觀的自由支配財政措施。預計2021年,由于預期的經濟活動反彈以及應對新冠疫情危機而采取的大部分臨時措施取消,歐元區和歐盟區的總體赤字將下降至GDP的3?%。歐元區總的債務占GDP比重自2014年達到頂峰以來一直處于下降趨勢,預計2020年這一比重將達到接近103%的新峰值,2021年則減少約4個百分點,這一預測建立在無政策變化的假設上。
鑒于與新冠疫情暴發相關的可自由支配措施,歐元區的財政力度預計將在2020年得到刺激擴張,而根據無政策變化的假設,采取的這些可自由支配措施大多數將在明年中止。在一些成員國中,甚至是那些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成員國,有限的財政空間預示著政策應對措施會比其他地方更為冷淡??紤]到新冠疫情暴發引起的經濟沖擊、歐洲央行隨后采取的一系列寬松措施以及長期通脹預期極為有限的增長,實際的短期和長期利率在預測范圍內應仍明顯處于負值范圍。
此預測的風險非常高,而且集中在下行層面。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可能演變得比預期的更為嚴重、持續時間更長,這就需要比本基線情景假設更嚴格、更持久的遏制措施。若如此,將導致更糟糕的結果,正如本報告中的情景分析所示。如果今年晚些時候出現第二波感染,那么這樣的糟糕情況就會出現。
由于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一些成員國正是那些應對政策空間最小的成員國,因此,如果國家應對政策的協調不充分或歐盟層面沒有有力的共同對策,各國之間的分歧可能會變得根深蒂固。這可能會扭曲內部市場,并最終威脅到歐元區的穩定。
在全球范圍內,新冠疫情期間還可能引發人們對全球價值鏈和國際合作的態度更加劇烈和持久的變化,這將對像歐盟這樣的開放經濟體造成特別的打擊。在歐盟內部,疫情還可能留下永久性的傷疤,例如大量破產案和勞動力市場滯后效應增加,這些都是未列入基線情景考量的。
實行新關稅的風險仍然存在,這可能會對商業投資計劃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即使歐盟與英國之間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接近結束歐盟與英國之間的脫歐協議所預見的過渡期也會抑制經濟增長。這將特別影響到英國,當然還有歐盟,盡管程度較小。 

來源:新華網 [關閉]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對這些感興趣
我也來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查看所有評論
中國改革論壇 中國改革論壇 © 中國改革論壇網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瓊ICP備10200862號 主辦單位: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
建議用IE5.5以上版本瀏覽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2377 0898-66189066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0898-66189066
单机捕鱼达人1最旧版本 股票指数日收益率 军工b股票行情走势 极速快三开奖信息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 热门股票推荐 pk10冠亚和值如何计算 江苏11选5开一定牛遗漏 期货配资注意什么 京新药业股票 吉林十一吉林十一选五